六月飞雪

你和我这么有缘的吗?

要我写个你x我的同人吗?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一个穿蓝衣了一个穿红衣。

数你呢孔明有本事穿红衣别染白发。

我觉得蓝发配红衣挺好的。

要不给公瑾也来个白发?

开个车,小号被封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香帅竟然来我家了!
十点结束,可我十点多上线!!!!!

哇他来我家了竟然来我家了!!!!

云梦的小师妹


我看着云梦门规写不收男弟子,听着别人说云梦什么时候收男弟子,脑子里理解不是每个人都识字。


比我晚三天入门的小师妹劝我不要那么说话,伤人又得罪人。好,我不说。

没救了。


一眨眼,几个月过去了。我看到别人哭自己的亲朋好友走了自己还在这江湖干嘛?与他同病相怜的人跟他一起哭着说那些事……


一开始我也会替他们难过,现在我只有冷漠。


他们是自己加入这江湖还是为了亲朋好友才来的。


或许两种都有,或许是人走茶凉的感觉太难受。


但我并不理解,时间长了听多了看多了,我还会觉得他们这是矫情。


后来我想到,其实不关我的事,我也没学别人去嘲讽他们玻璃心。


这是过了几个月才难过的。


而我,算刚开始就难过了。


我听师姐说过,在我们这些小师妹出去之前,很多人期待的。


有人期待有人难过。


就说我个人,就听到说我们出来了沧海就过气啦没人疼爱啦……


我马上说回去:“说得好像你本来就有人气被人疼。”


结果,自然是又打起来了。

不同的是师姐们可以保护我了,不然可能我的脸上又会多画一条蝎子。


我们这些小师妹刚出来那会儿,的确受欢迎。

但时间长了,我自己都感觉到那股新鲜感过去了。


没事,我本来就没人气,不存在过气。


结义,我也做过。


天天有人摔残,比如武当的金顶和金陵的鸡鸣寺。


出去前,师姐叮嘱我说话少说免得得罪人。

我也做到了,毕竟我不是话痨。


我在鸡鸣寺救了一个摔残的,中途也有人过来救她。


她似乎很感动,拉我们结义。


她问我的时候,我想拒绝,但我同意了。


我们玩得很开心,最后还是我们俩去种结义树。


就在少林的藏经阁的那个塔,很高。


我也摔过了。


再后来怎么了?我和她又玩耍过。


最终我们还是生疏了。


我一开始觉得难过,后来可惜,现在怀念。


结义的几个人里,有一个人退了,我也忘记他是谁了。


和我玩得最好的那位,她不理我了。


小师妹说我被甩了。


我到现在也没有离开那个结义,成了结义里唯一活跃的。


南北少林比武,我也去看了,也就认识了那个小和尚。


嗯……对不起我实在不能吃素,我无肉不欢。


我并不是话多的性子,但和门派的姐妹还是有话说。可是在外就不一样了。


也许是因为同龄人,我和那个小和尚有话说,因为具体的原因我也不记得了。


我问他怎么那么小就入少林,他问我云梦的孩子几岁开始学医术。


我待到下午,终于忍不住回去做课业,也不忘跟他道别。


当晚,走了很多人。


小和尚说还好那时候我不在。


那时候我还不觉得有什么,直到后来见不到他了,我才对那句话感动。


比起爱情,友情呢?


他也有新朋友了,沧海弟子。那个沧海弟子我也认识,很可爱,我也喜欢她。


我和那个沧海弟子也有话说。


我还承诺过她,等我学会怎么抱人,我一定会抱她。


但他们可以说的话更多。


生疏了?


不,我找不到他们了。


无论生死,不关我事。


有一个活动,有很多马,所以很多少侠会抓住机会抓住心爱的马,再交给江南的乐伯调教。


我也去参加,因为闲的无聊。


事实是人多,我也抢不过人家。那匹马直接甩我。


那么问题来了我是狗啃泥还是四脚朝天?


一个同我差不多年纪的武当少侠赶紧接住我,但太迟了,所以我们俩一起摔地上,但他的手放在我身后。


这个朋友交定了。


来到这个江湖那么久,我终于有朋友了。


这次是真的朋友,没有生疏。


只有错过。


我去找他的时候,他不在。他来找我,我不在。平日里我们靠飞鹰联系。


聚少离多吧,却没有生疏。


后来他告诉我,他有情缘了。


江湖上那些少侠哥哥姐姐一般是十六随左右,但在寻常人家里这是一个为人父母的年纪了。


无论是武当棠还是暗香宁或者少林那个小和尚,他们的年纪,一般来说最起码可以订婚了。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早结婚。


而在我们这种年纪,可以娃娃亲,所以有情缘不奇怪。


小道长比我大一些,我觉得我应该管那个小华女叫嫂子。


联系还是基本靠飞鹰,我也没见过他情缘。


我还是独来独往,理解不了别人不甘寂寞,同样别人也不理解我,但提前是得知道我。


我的存在感很低,毕竟话不多又一个人。


我还记得刚开始,别人看我是云梦的小师妹会向我打招呼,现在是对我们司空见惯了。


我嘛,刚开始一两个月结义就凉了,我有说话吗?


门派我也会回去,有一次课业要我画画,我就画荷花,其实我觉得画得不太好,但那个师姐说我话得不错,一会儿给各位同门看。

如果你没走远,会听到她对下一个姐妹还是这么说。


所以我往往快点走,免得听到。


对别人的夸奖也不会全信。


很快就重阳节了,我还是不能喝酒。

我也不能偷喝,年纪小喝酒对身体不好,所以我把宁宁她们的酒换成菊花茶了。


“人小鬼大,还是喝点菊花茶吧。”我喃喃着。


金陵的店铺也出了重阳节的衣服。


我有钱,但不想买,


路过两个沧海少侠,听到一个说那衣服好看一个说好想买。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话本里的一句话,“你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我没说,但我看过去。本来对她们嫌弃,但看到她们的样子,我觉得挺可爱的。她们也注意到了我。


我们都笑了。


她们是真的很可爱。


但我还是快点走了,突然这么小,可能人家觉得我脑子有病。


我这个刚入门的小师弟不小心撞了闻师叔。
他,不光打我,还在我死后多打我一下,哭泣。

其实没入坑小说和游戏,但被剧透了一点。
一开始就是想玩玩,结果剧情打be(后来才知道白氏姐妹怎么打都是be)再深入,剧情可以的,就入了。
玩的角色是女。本来想吃神秘人和我女儿这对,后来看回游戏那个动画,嗯……原来不是一般的npc

我开始思考,我到底要把那脑洞懒多久。

还有男主萧炎!

一开始我还奇怪怎么是三哥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