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雪

但愿这次活动,我的大儿子能抽到这身衣服

我觉得可以这么做,要么mua一口,要么五仁味才是最好吃的

这是我第二个抓到黄马的小号

大号是她师兄

又似李!!!

别跑,我送完你礼物再跑。

师妹!!!

武当出小师弟了!云梦什么时候出小师妹!!!

肝疼,算了算了。

明天小师弟就上线了

到时候我一个大武当拿着糖葫芦,领着一群小武当乞讨。

或者,我和楚香帅喝酒,看着师兄弟带着小师弟们向华山仔女讨债。

又或者时,金陵的街道上,看到道长带着几个小道长,和他们擦肩而过。

花灯节

abo

云梦女侠x方思明

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方思明想起今日是花灯节。

他待在云梦的时候,那天花灯节,几个师姐带他和几个师妹出去玩。
方思明本不想去,但是被硬拉着去的。

等到自由活动了,那边两个手拉手,这边三个肩并肩,都约好了之后在这个地点会合。

等方思明回过神时,只剩他一人待在原地。

对呀,他来云梦只是专心学习并不和别人交流,现在没有人陪他,也很正常,不是么?

距离会合还有两个时辰,方思明看着那些花灯,想着出来前,师姐都给了她们一些钱。

就这么看着花灯,吃点好吃的,把时间耗过去。

方思明一边看着花灯,一边拿着买来的糖葫芦,想着还有哪篇文章还没有背诵。

恍然间,他似乎听到了哭声。等他回过神时,那阵哭声很明显了。

方思明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小女孩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人们也注意到她了,纷纷绕道。

方思明想有要不要上去的念头,小女孩也注意到了他。

大概是终于有人肯看她了?

“大姐姐,我和哥哥走散了。”她哽咽着问,“大姐姐可以帮帮我吗?”

方思明没有忘记,他和几个云梦师姐妹出来前,虽然把云梦的衣服换了,而他现在也是一个女孩的打扮。

他看起来,也就比那个小女孩大几岁。

听到对方叫自己姐姐时,方思明拿着糖葫芦的手稍稍抖了一下,他不应该理会,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而那个小女孩还在哽咽着看着他。

最终,小女孩还是没忍住接着哭,赶紧把眼泪擦掉。

方思明想起,他以前也哭过,但最终再也哭不出来了。

他买的糖葫芦还一口也没有吃货,或许是他嫌难吃,干脆把这糖葫芦给小女孩。

他也注意到小女孩的眉毛皱了一下。

现在距离会合的时间并不多,说不定师姐可以帮她。

方思明并没有说话,给了小女孩糖葫芦,她也不吃。

他打算拿手帕出来,但才想起来,他是厌恶穿这身的,又怎么会带手帕。

最终,方思明半蹲着,用袖子帮女孩拭泪。等到要擦鼻涕时,方思明才说等他,然后走开了。

女孩赶紧用自己的袖子擦掉。

而方思明是买了草纸回来,心情复杂地看着她。

终于到了会合的时间,师姐师妹看到方思明带一个小女孩。
等方思明说完该说的,师姐提出她可以帮。
师姐就是当地人。

女孩拉了拉方思明的袖子,方思明转过身看她,她把一口没吃的糖葫芦还给方思明,“姐姐,还给你。”

听到“姐姐”时,方思明又忍不住皱了皱眉。

“为什么不吃呢?”方思明接过糖葫芦,几乎随口一问。

“我不喜欢吃糖葫芦。”女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又接着补充,“姐……”她注意到每次喊姐姐,对方似乎都会不开心,“谢谢……你的好意。”

方思明嗯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

那个小女孩的哥哥终于找到了,谢过之后,在临走前,她对方思明招手,“再见。”


的确是再见。

方思明在雪庐书院外收到叶盛兰的信时,送信的就是她。

后来就被他的杀气吓得赶紧走了。

方思明如今成了中庸,他觉得这也挺好的,比起乾元和坤泽,还是中庸最稳定,也适合他这个天阉,不是么?

但她呢?

等他们再熟悉一些,能够一起喝酒时,方思明几乎随口问她。

他感觉对方跟这三种不怎么沾边。
而这时候,她已经从来去祖师那里知道了他的事。

女侠咽下含在嘴里的酒,反问他:“我是后来才认出,当年是你帮的我。你呢?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现在。”方思明转眸别过她的目光。

却听到女侠笑了。

“你喜欢吃什么?”方思明看回她,“下次喝酒,我带过来一些。”

女侠说了,也问他爱吃什么。

方思明说随意。

女侠:???

方思明觉得没什么问题,但看到女侠疑惑地看着他时,想要补充说什么,却收到了飞鹰。

“下次再请你喝酒。”方思明起身要离开。

女侠目送他。

女侠和他再见面时,是在明月山庄。

女侠再次知道方思明的消息时,他在蝙蝠岛。

结果时,她后来在蝙蝠岛找来找去,没找到方思明,庆幸他逃了和又看不到他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女侠有种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错觉。

等她醒来时,是方思明叫她起来去看花灯。

方思明抱怨她睡午觉的同时,也牵住她伸过来的手。

他们看花灯的时候,又遇到了师姐,师姐打趣他们,也说方思明虽然已经不是师门的人了,但也别欺负她的小师妹。

她是乾元我是中庸,谁欺负谁?
方思明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女侠看着他,似乎看除了一些,接着跟师姐寒暄几句,便接着和方思明看花灯去了。

“思明啊。”女侠两只手都握着方思明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怎么了?”方思明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当初你理我的时候,可有想到,我会是你的乾元?”

方思明顿了顿,随即道:“那你还是找个坤泽吧。”假装要甩开她的手。

但女侠也没给他这个机会,赶紧拉住他的手,直说我错了。

女侠忍着笑,方思明抬起另一只手遮住上扬的嘴角。

哇的一声哭了

好了吃粮去

箫疏寒x楚留香

南无生x楚留香

少侠x楚留香 女a男o

三辆破婴儿车,昨晚和朋友聊天有灵感写的。

链接在评论。

吓得我以为自己又因为开车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