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雪

我的一个作者朋友

一个前几天还说过话的朋友。
初见她时,她中奖被邀请来我们剧组参观。
她看到我看开心,说见到自己的偶像了。
她最喜欢武庚纪,最喜欢我这个阿狗。
这些还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写文的,还是我吃的那对cp的太太。
其实也有私心。她想和我多聊天说各种cp说武庚纪,我想她多点写文。
等熟点了,我就带她打排。老实说喔私底下打游戏真的好。
挺有礼貌的一女孩子。平常狗哥狗哥地叫我,打排赢了说谢谢狗哥,打排我卡了输了就说没事没事。
文笔是真的不错。然而她每次都吐槽我,“狗哥你好歹吐槽下啊。”
“嗯……”我想了想,“更得太慢?”
那股魔性的笑声。

等再熟点……其实我想问你是把我当偶像本命还是当闺蜜还是……带你上分的大神?
我希望是后者啊。
其实她也不是一直开心的,这个我以前就想过。
她说,她初中三年都是被欺负,告诉班主任没用,还是被欺负。到了初三,班主任当着她母亲的面,怀疑她心理亚健康。
她跟我说,或许那三年还不是最痛苦的,因为她小学就被排斥当怪兽了。但是那段日子,她说她很庆幸没有做傻事。
后来她上了高中了,跟我说,“这里的所有人都好正常。这个班级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嘲笑我肥胖,不会笑嘻嘻地排斥我。更不会拿我当禽流感躲着。全tm都把我当作一个正常人。”
之前我就说过她是真的很有礼貌,但是她说她脾气很不好的并且说粗口。
而到了高中,她完全发不了脾气,也不说粗口了。没有人惹她发欺负,再也不会有人欺负她,再也不会有人说她被欺负不理会不就行了?
她是一个比较胖的姑娘,短发,戴着眼睛,比较矮。
她跟我说,无论她理会不理会,反应如何,初中班级和老师对她的伤害永远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
我也想过,这是不是,因为来到个正常的环境?
她说,“对啊,我从地狱回到人间了。”

几个月过去了。等我拍完戏休息拿起手机,她给我发了不少信息。
我慢慢看,认真地看着。
【狗哥,欺负我的有一个也来这个学校了。】
【狗哥,舅舅说我被欺负,为什么不想想自己。为什么我被欺负还是我的错。】
【狗哥,现在的同学不排斥我了。可是我融入不进去,我好害怕好难受】
…………

等我看完这些信息,我组织了下语言,我该怎么安慰她。
手机又震动了,我赶紧看是不是她。
【狗哥,我感觉我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真的好自由。】
不知道怎的,我心情有些复杂。休息的时间很宽裕,但是我满脑子都在想我应该怎么说。
打了很多字,我又删除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她的话又多了,并且又发自拍到朋友圈,小姑娘减肥了,从比较胖到了微胖,五官本来就很好看。
她们学校组织来玩,我们剧组就在不远处。她前几天在朋友圈说自己喜欢吃手抓饼。那天我就买了,过去看她。
的确好看了许多,似乎也长高了点,还是很有礼貌。
和她聊天的时候,我感觉她都比我开朗了。
最后道别,我目送她回同学那里去,一群才十几岁的都在嘻嘻哈哈。

等再次知道她的消息,她自己自杀身亡了。
抑郁症,当晚从六楼的宿舍跳下去。

我的一个作者朋友

武庚纪第一季完结了。
我作为男主角阿狗,当然可以轻松下,好好地吃一顿……
然后去领第二季剧本。
其实我还是挺会“偷懒”的?我背好了台词,就和朋友聊聊天,一起吃饭打个排。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砍同人的,又认识了几个写文的,所以嘛,大触勤劳点啦。

第二季四个月后播出,但我们已经在拍戏了。

一个深夜,我们拍完这场戏,我洗把脸就打算去睡觉了。
看到手机震动了下,我拿起来,是一条信息。
她自杀了。

瑟瑟发抖

今天看到条檀木
【前面的,黄月英还没出来就已经死在我们心里了谢谢】
真的,被恶心到了。

这个,站诸葛亮的腐cp,毕竟萝卜青菜。但是你还那么说黄月英,就很恶心了。

感觉,也不像小学生,而是单纯的伪腐。
这个,不说是不是给腐女招黑了,太远了。
也应该数是伪腐或者ky。

反正,我点了举报,但是直到现在都觉得恶心。

写这个我也没恶心。就是把我给恶心的,我得写下来发泄下。

敬而远之为好。
吃哪对cp的这么说黄月英,我也不说,毕竟不太确定,虽然我感觉到是哪对了。

羡慕


【诸葛瑾】
跟了叔父安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学业了。诸葛瑾还是去江东求学,不同的是,每次回家,诸葛瑾斗有种错觉。父亲还会板着脸问他的功课,母亲还会做一桌的饭菜等他。
叔父这里的环境是真的可以,可诸葛瑾,真的心不安。
渐渐的,留在江东的日子越来越长。本来五天回一次。已经改到最近半个月回一次了。

时隔多年后,诸葛瑾想起那段岁月,那时候正值青春期,他那时候性格又敏感,就自己搞得自己更难熬了。

“大哥,又要走吗?”
刚哄完襁褓里的诸葛均,诸葛瑾才转过头来。诸葛亮正等着他的回答。
诸葛瑾稍微一愣,小孩子长得很快的,仿佛昨天才勉强到他的腰前高,如今就勉强要到他胸前高了。
“不是……”诸葛瑾极其不依然地转过头别过弟弟的目光。
“大哥……”诸葛亮拉了拉诸葛瑾的袖子,“大哥可不可以晚点走?”
“……”
诸葛瑾最终还是没有回答。坐到门口前,看着外面的雨景。
诸葛亮就坐在诸葛瑾旁边陪着。

终究还是心软了。
诸葛瑾看着当时已经把他的大腿当枕头睡的蓝毛团子。
其实也不算是他诸葛瑾委屈自己吧。哥哥陪弟弟,也是应该的。毕竟他们是亲兄弟。
诸葛瑾当时十几岁,经历父母双亡之痛,就那么难受了。更不用说他那几个弟弟妹妹了。
尤其是诸葛亮,应该更难受来着,更笑的年纪经历这些。
幼弟还是个婴儿,诸葛瑾每次回来是先看妹妹再诸葛亮。毕竟是女孩子,诸葛瑾难免会更偏袒些。
如今想想,来的路上,诸葛瑾是更偏向护着诸葛亮。而到了目的地,基本注意力就更多再其他弟弟妹妹上了。对诸葛亮,有种到了目的地就完成任务的感觉。
啧,只要弟弟妹妹们都没成年,都是他诸葛瑾这个兄长要护着他们的任务。
突然有种心赛,如果没有叔父诸葛玄护着,诸葛瑾恐怕还真没那么容易。
怎么说,诸葛瑾当时深呼吸了几下,多陪伴家人吧。
再也没有像父母还在世时,那种“怠慢”的态度。
怠慢学业,学文学武三分不专心。
怠慢父母,也有点辜负期望,不早点做个好儿子好兄长。
怠慢弟弟妹妹,其实弟弟妹妹的到来,诸葛瑾一开始是拒绝的。

诸葛瑾也想过,不同于书里的主角哭得大吵大闹成长什么。他当年的成长,没有鸡汤给他也没有开导有了夜听不进去,就是觉得,他的蜜罐已经被打碎了。
他的蜜罐碎了,弟弟妹妹的蜜罐夜碎了。

那么,日狗的肉,你们能吃到多少